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開局炮灰後,我抱緊了反派死對頭-第99章 清理廢物的人

開局炮灰後,我抱緊了反派死對頭
小說推薦開局炮灰後,我抱緊了反派死對頭开局炮灰后,我抱紧了反派死对头
刚刚他们可还是被这家伙打的很惨的,要不是旁边几位兄弟注意到了,过来帮了一把,他们应该还压制不住这臭小子。
阮牧注意到了暗卫手上的动作,额头冒出了冷汗。
这些人是准备趁机报复回来吗?
阮牧思及刚刚侍卫们的话。
“别急……等会儿皇后娘娘还有其他吩咐呢……这个小子还需要留活口的呢……”
有侍卫开口阻拦。
拿剑的侍卫闻言,这才收回剑,把剑收起。
他上下看了一眼阮牧以后问道:“……你若是能说出你妹妹的行踪,我们兴许还能饶你一命。”
阮牧眼中划过讽刺,“我妹妹在王府,你们要是真有能耐,怎么不去那边找?”
但,看见了侍卫神色因为他的话一变,阮牧索性换了个说法。
“我要是说了,你们真的能放过我?”
若是能把这两个人引到后院那边,他还是能对付得了的。
在这处的话,位置过于明显,太容易打草惊蛇了。
他明白这两人久久不把他带回,是想要从他口中套出阮阮的位置。
侍卫闻言,面上瞬间爬上欣喜。
就连一旁一直不太看好这种做法的侍卫,也心中大喜。
拿剑的侍卫放低了声音,在阮牧耳边说道:“当然,你要是能说出来,我们必定会放了你……”
他们明白来此的目的就是抓住阮渔,
在阮府去往沈王府的路上,也有侍卫守着。
除非她会隐身术才可能躲过那些侍卫的眼睛。
但是,想一想,都是不可能的。
所以现在阮渔只会在阮府附近。
就在阮牧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后院出远远的,突然传开了奇怪的声音。
就像是人走动间,踩到那种枯树枝上一般。
只是,这动静格外大了,听上去反倒像是故意弄出的一般。
难道真的是阮阮在后院,还故意弄出这动静?
与阮牧不同,侍卫可没想那么多。
他们听到动静也不再去问阮牧了,两人半推半拉的带着阮牧,就往后院的位置走去。
其间还不停地回头,看有没有被注意到。
所有人都聚集在前院,一时间显得后院不仅暗,还格外的阴森。
连平时点灯笼的位置,也因为突然的事端,无人去点。
侍卫在黑暗中对视了一眼,有些紧张。
他们来到刚刚发出响声的位置。
此处空无一人,刚刚那动静仿佛是他们的幻听一般。
阮渔终于找来了一个合适的木棍。
她刚刚来到了后院在后院观察了一番,这么多人,她一旦出手,势必会暴露,到时候闹出更大的动静,那就麻烦了。
最好的方法就是,还用昨晚上的老方法。
把这些侍卫们引到后院,然后先慢慢来。
此时,她的隐身术也到了时候,在黑暗中渐渐现了形。
阮渔活动了一下手腕,看着眼前几人的背影。
瞄准了目标,对着两个侍卫的脑壳就“彭彭”两下,格外熟练的敲了下去。
两个侍卫的头猛地一疼,直接晕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阮牧心中诧异,有些不明就里,他也忘了继续伪装成被绑着的样子。
手上的绳子从腕间滑落到地面。
他转过身,目光突然看到了后方拿着木棍的阮渔。
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真好。
他的妹妹还在,他的妹妹现在好好的。
阮牧想开口问些什么,“阮阮,你怎么会在这里?”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些侍卫们最初就是从后院住处进到阮府的,而这处是最早被搜查的地方。
“哥哥先别管那么多了,现在奶奶还在正厅里面……我们要先把她救出来。”阮渔直接无视掉阮老爷。
阮牧听完,立即紧张的问道:“怎么救?”
外面,可是那么多人守着的。
阮渔声音低低的,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暗卫:
“……这就需要哥哥一同帮忙了,哥哥先换上这些侍卫的衣服,把那些人引过来,然后……慢慢解决掉。”
阮牧点头赞同,看着阮渔手里面微微晃动着的木棍,咽了咽口水。
阮阮这般厉害,他这是两次都被阮阮救了。
他也一定要好好配合,不能让阮阮觉得他这个哥哥没用。
阮渔仍旧是拿着木棍,守在后院墙角。
阮牧换好侍卫衣服,去到前院。
没一会儿,等阮牧再回来时,身后就跟了几个侍卫一同过来。
等把所有过来的侍卫打晕以后,再次出去。
以此往复了好多次之后。
前院的侍卫们,也已经少了一小半。
只是,越到后面,侍卫们似乎也跟发现了不对一般,变得谨慎起来。
阮渔看了看,正欲在想另外的法子。
前院远处正门的位置却突然传来动静。
有人接连不断的,正从外面往正院里跑,跟逃命一般。
“妖怪,外面有妖怪……”
“妖怪啊啊啊啊。”
那些人边跑,还边不停地大叫,如同复读机一般,就一句话,反复的说……
阮渔皱眉。
这不是刚刚大街上的那群侍卫吗。
她刚刚在外面给这些人施法,让他们暂时变得心智行为如同狗一般……
没想到恢复得还挺快,这么快就恢复正常了。
一旁阮牧也神色微变,甚至有些崩溃。
本来好不容易把前院的侍卫清理得差不多了,现在又来了一群……
还是一群如同疯子一般的……
爱丽丝的完美复仇
那他们方才那么久不都白费了。
他刚刚可是差一点就把嘴皮子都给磨烂了,现在喉咙还跟在冒烟一般。

阮府正厅内。
皇后看着突然冲进来的一众侍卫,心中有些恼怒。
这些人她记得,是她派去抓柳莺莺过来的。
她在准备来阮府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是为了让阮渔无处可躲。
可,现在这些暗卫们,连个女子都抓不住,还鬼呼狼嚎地冲进来,口中大喊“妖怪。”
皇后眼皮直跳,头上的伤口也跟着疼了起来。
刚准备抬手喊人过来,身旁高公公就道:
“皇后娘娘还是先暂且等一等,奴才感觉这事有蹊跷。”
皇后缓了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你们把规矩都忘了。”
跪在最前面的侍卫,颤抖着声音把在外面遇到的事说了一遍。
等皇后听完侍卫,她的眼神更冷:
“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连一个女子也抓不住就罢了,还敢拿这种疯言疯语来欺骗本宫。”
她吩咐高公公道:
“把这边废物处理掉,本宫不想看到这些碍眼的东西,没用的废物,活着就是浪费。”
跪了一地的侍卫们,眼神绝望起来。
平常他们是负责给皇后清理废物的,没想到有一天却也变成了皇后口中需要被清理的废物。
高公公不敢再劝,也觉得方才侍卫们的话有些过于离谱了。
他走出正厅,等看到院中情景,心中感觉有些不对劲来。
这院中的侍卫们,似乎比来时要少了些。
紧接着,高公公喊出几个熟悉的名字。
但是,皆是无人回应。
有一侍卫回答高公公,“公公,方才他们都跟着去后院了。”
侍卫顿了顿接着说道:
“只是…我觉得有些奇怪,后院似乎,只见人进去,但我从未见人出来过……不对,只有一个人出来,但是也是正那个人带人进去后院的!”
高公公立即反应过来,“后院……出事了。”
“你去立即通知现在所有人,一起到后院给咱家搜。”
指不定那假扮侍卫得,就是皇后娘娘要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