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我師兄明明滿血卻太過謹慎 起點-第146章 大佬之姿熱推

我師兄明明滿血卻太過謹慎
小說推薦我師兄明明滿血卻太過謹慎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
“别闹!”
苟中天霸道地喝道。
“你伤势不管啦?”
若不是自己捏得紧,刚才就被柳翩跹挣脱了。
要知道,现在正是关键时刻,这道力传输要是突然断了,伤势只会更重。
向来都受不了别人大声吼的柳翩跹,这回竟难得没有顶嘴。
反而满脸通红的别开脸,细声细语地开口:
“我说你对我一个弟子,施展什么神光目啊?他可是我从曾经的苟家村那找来的……”
“哦?”
听柳翩跹这般说,苟中天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同时也收了窥探神通。
“呼……”
随着那锋锐无比的目光消散,方浩如释重负。
可怕的家伙!
竟接连逼出了他好几张底牌。
不行,底牌的储备还不够,得加量!
话说,这人到底是谁,怎么和师尊这般亲热?
和姜墨漓一样,方浩带着审视的目光,不住地打量眼前这对牵手的男女。
突然就恍然大悟。
这是师尊的相好?
“方浩,马上带墨漓回去,别杵在这!”
被两位弟子看得浑身不自在的柳翩跹,硬是板起了脸,下令道。
再不把这两人赶走,自己以后在他们面前,可就要抬不起头来了。
这狗剩也真是可恶,怎么就当着自己弟子的面……这般对自己……
“师尊,这位是……”
方浩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嗑CP的机会,找了个话题,继续呆着原地。
“你们好啊!我是翠花……呃,你们师尊的……青梅竹马,哎哟……”
苟中天还没把话说完,就高声惨呼起来。
原来,柳翩跹涨红着脸,抬起脚,狠狠地碾踩着他的脚尖。
“你们别听他胡说!不是什么青梅竹马,就是……就是儿时的玩伴罢了……”
柳翩跹急急地解释着。
方浩和姜墨漓隔空对望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笑意。
嫡女成凰:國師的逆天寵妻
儿时玩伴和青梅竹马,不就一个样嘛。
原来,暴躁的师尊,也有柔软的一面呀。
“好了,接下来几天,你都要好好静养,不要随意动用大道。”
感觉到已压制住柳翩跹的大道伤势,苟中天这才放开手,耐心地叮嘱道。
前者当即话也不回,低着头,急急地跑进叠翠峰的山门。
竟是难得表露一番女孩儿的神态。
“师尊……等等我!”
姜墨漓赶忙追了上去。
方浩也想跟上,但却被苟中天喊住了:
“方浩是吧?一旁聊聊?”
虽是建议的语气,但那大佬之姿,却让方浩没法拒绝。
叠翠峰一处悬崖上。
苟中天站在山崖边,眺望远处的云海。
“好久没回来了,这里还是老样子啊。”
他长吁一口气,转头看向方浩:
“你是在苟家村长大的吧,那里还好吧?”
方浩一怔。
什么苟家村?
他小时候生活的村子,是叫方家村好不?
“噢,差点忘了,那里已经不叫苟家村了……”
苟中天神色落寞,沉默半晌,继续开口:
“你在那里,可还有什么亲人?”
早安,老公大人 小說
方浩摇摇头,当初他是魂穿来到这方世界,而承载他的灵魂的,是一个孤儿。
“打从我记事起,我就是孤独一人,在方家村里独自求生,是师尊把我带进了九霄仙宗,给了我新的人生。”
说这话时,方浩一脸认真。
这倒是不假,从心底里,他把柳翩跹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视为再造之恩。
“那你,为何要藏起自己的修为?”
苟中天双眸再现神光,如枪似箭,直入方浩之眼。
后者却一脸坦然,任由这神光入眼,一字一句地回道:
“因为我想活着。”
闻言,苟中天瞳孔骤缩,两人无声地对视了好一会后,苟中天才移开了视线。
“还算真实的答案,就是手段还有欠缺。”
说完,苟中天将一道玉符朝方浩弹去。
“里面的,是道盟的敛息法诀‘遮天诀’,比起你自行捣鼓的,要高明不少。”
方浩双眼一亮,也不客气,直接伸手接过,神识稍往其中一探,顿感这法诀无比博大精深。
‘玄级?好东西!’
其实这些年来,方浩已渐感自己的悟道进入瓶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九霄仙宗里各种道技法诀,开始跟不上方浩的步伐了。
一般各峰里的压箱底道技,不过是灵级上等或超等,虽说擎天峰处倒是有几门玄级的道技及法门,但不成道子,根本就没机会接触到。
而做道子这条无比张扬的路,以方浩这种低调谨慎的性格,怎么可能会选?
所以,即便方浩有些妖孽的学习速度就融合之能,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手中的道技素材实在太弱太少,很难玩出花样来。
但,师尊这相好,一出手就是一道玄级法门,真够财大气粗。
师尊对他似乎也没有恶感,这大腿还真是不抱白不抱!
“想必你很清楚,无功不受禄,几天后,我要到东云城一趟,有些事,需要你的协助,你可愿意?”
方浩对此倒不惊讶,玄级法门可不会白送。
但想要把他当枪乱使,他也不会傻不拉几地上当。
“前辈,不知您所说的‘有些事’,具体是什么?”
“你放心,不会违背道德良俗,宗门门规,你放心好了。”苟中天耸耸肩,望向叠翠峰山门,“即便我想,事后被你那师尊知道的话,可是会拆了我的骨头。”
“具体事由,也得到了东云城才知晓,届时你随我前往即可。”
说完,苟中天想要离开,转身之际却又停了下来,轻声说道:
“秦沃的事,手尾我处理干净了,放心。”
方浩心中一突,眼神虚眯。
他看出来了?
他的境界不过是……咦?
方浩这下才悚然一惊。
对眼前的苟中天,他竟看不透其修为境界。
但这般违和的事,直到现在他才察觉出来。
可见苟中天的敛息藏道之法,是何等高明了。
“怎么?不服?”见方浩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苟中天很是得意,“其实你做得很好了,很多地方根本就没留下任何线索,我也是从你留在地底的微弱道技痕迹,才发现破绽的。”
“但玄灵域的道盟镇守、秦沃的生父秦龙,境界高绝,手握大权,为人又多疑,你留下的挪移痕迹,肯定会被他发现的。
若真到了那时,可就不那么容易脱身了。”
“谢前辈。”
听苟中天这般说,方浩也恭敬地朝他作了一个道揖。
又是给自己玄级法门,又是替自己遮掩罪证,这苟中天,心里头打什么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