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救贖的傀儡-17.劣質心臟分享

救贖的傀儡
小說推薦救贖的傀儡救赎的傀儡
清晨五点,天空中开始漂泊着毛毛细雨,大家整整齐齐的排成两排,在距离庇护所不远处的小农场里面,亚伯和林奥诺医生奋力的挖着松软的土壤。最终的结果还是老太太还是在大祭司和索菲亚的劝导下,选择埋葬自己那以去世的伴侣。
-大祭司:人世间生老病死何有不为之事,这次的致爱之人因老被上帝选中前往天堂,老先生一生为乐于助人,爱护亲人,我相信上帝一定会给这位老先生一个好的交代的。再此、我-大祭司、亡人的妻子、还有在座的所有人一起见证……
“女士,可以执行了吗?”大祭司看着老太太说
“……行了,谢谢你们了,执行吧,祭司!”
“入土!”
此刻的上帝估计也听到这些,随着一声巨雷的轰炸声,亚伯和林奥诺医生把用粗布包好的尸体入土了。又是一声轰炸的雷鸣声响起,尸体也被埋在了深深的地下。再次随着雨滴越下越大,留在坟墓旁的也只有那位老太太和一起陪同的大祭司和林奥诺、亚伯、阿曼达几人。
“太太,我们回去吧,下的雨越来越大了。”大祭司说
“我心里面啊~有点对不起他,他呀,生前最爱干净,可是要死也死了的老骨头了却被埋在了这种肮脏的小农场里面……造孽啊~上帝先生,我们人,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啊,你竟然会这般欺负我们啊~!”老太太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
“回去吧,太太!”
“等~等~,我有一件事想要拜托给你!”
“你说,太太!”
“等~等我死了,一定、一定要把我和这个老头子埋在一起,生前没多少机会在一起生活,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他的!哈~哈~”
“没问题,太太,这是我该做的!”
“麻烦你了,大祭司、医生、还有这两位年轻人!谢谢、谢谢大家了!我们回去吧。”
有的时候,有情人并不一定就会眷属,有人说这全部都得看天时地利人和,但是也有说,这都是命运的安排。可是,只要你有心的去认真的做了,或许那些所谓的流言蜚语对你来说也都是过眼烟云而已!
回到庇护所之后,老太太也依然没有办法从悲痛中走出来,她独自坐在窗前,看着眼前的这些随即落下雨滴!滴答~滴答~滴答……
“亚伯,要跟我一起群找些医疗药材吗?你的断臂小兄弟或许能用得上!”林奥诺问
“当然,先生。”
“我也去,我觉得我应该能帮上什么!”阿曼达说
“好,多加一个帮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多谢!”
他们披着雨衣,拿起今天足够使用的食物还有一些贴身用的工具、哦!当然,还有亚伯和阿曼达必备的物品,血袋!因为在庇护所里面根本没有什么人类的血液可以利用,他们只好暂且喝前些日子杀猪的时候留下来的鲜血了!虽然猪血对他们来说或许不太理想,但是对于从那些尸体中抽出来的血液会让他们更加恶心!
他们上路了!但是刚走不久后,林奥诺医生的一声过度的喘息声让他们停止了步伐!
“你没事吧,医生。”亚伯问
“我~没事!只是最近一直有些哮喘,可能是最近睡眠不好吧!”
“要不然我们今天就不去找药材了!”亚伯说
“没大碍,走吧。”
“确定吗?”
“没事,谢谢你的关心,亚伯!”我们走吧
正当还没走两步的时候,林奥诺突然躺在了地上,脸部朝上的大声气喘着……嗬~~~嗬~~
“你到底怎么了,医生,医生~”
“在~~我的口袋里~~有,一~~些药,帮~~我~~~拿出来~~~”
“好,好,好,你坚持住,我这就给你拿出来!”
亚伯迅速的翻着医生的右腿口袋!
“我找到了,找到了,是一根注射器~我该怎么办?”
“注~射~~在~我的胸口,靠近~~心~~脏的位置~~”
“好的好的,阿曼达你拿着注射器,我把他的衣服解开。”
“好,快点,她好像快不行了!”阿曼达说
亚伯迅速的解开了林奥诺医生的外套,而解开之后,亚伯让林奥诺的胸口心脏的位置上的一道长长的疤痕吸引了。
“快,亚伯,你还在等什么,给你注射器!”
亚伯这才回过神来,一把拿来注射器扎在了他的胸口,药物随着插入穿过了皮囊直接流进了心脏内。而躺在地上的林奥诺突然浑身抽搐起来,他奋力的用双手捂着胸口,一边痛苦撕扯着自己、一边极度的喘息着,仿佛身体要炸裂开一样。随之药物被全部推送进了心脏后,他才缓和了一些!他默默的坐了起来,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你能解释一下你所谓的休息不好导致的气喘吗?还有你胸口上的那一道长长的疤痕!林奥诺医生!”亚伯严厉的看着林奥诺说
忠犬与恋人
“呵~呵~”
“你笑什么?这都是怎么回事?在昨天你给帕克做手术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你一直在大声的喘气!”
“我~~动过手术!”
“什么手术?”亚伯着急的问
“……交换……心脏!”林奥诺慢慢悠悠的回答到
“什么?交换心脏?怎么回事?你的心脏怎么了?”
“说来话长了孩子!”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是不会让你再去寻找什么该死的药材的,你的生命最重要!”
“哈~哈~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孩子,从你们的那种眼神中我就能感觉的出来你们非同寻常,看来我是对的,这种简单的细节都被你们发现了!”
“所以你现在要为自己辩解一下吗?林~奥~诺~医生!”亚伯说
“这一切都得从我为什么加入大祭司团体开始说!”
“那你为了什么?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才让你加入这种团体的?”阿曼达问
“对,你之前告诉过我,一般想要得到赎罪的人才会加入这个团体的!”亚伯接着问
“你们猜中了,我也是为了赎罪……”
“你杀了人?亚伯问”
“算是吧?”
“什么叫做算是吧?”
“这一切都得从十年说起……”
对于林奥诺的故事来讲却是有着一系列讽刺性的寓意。
-林奥诺从小出生在军事家庭,爷爷、父亲、都是一个个不容争辩的军人,林奥诺也因此受到了父辈的影响,十八岁那年就去了从事军开始了他的军人生涯,随着训练期的结束,林奥诺二十岁的时候参加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战争,那一次也正是虐杀吸血鬼计划,按照政府的旨意灭杀吸血鬼。但是不幸的是林奥诺在这次计划当中,被一只吸血鬼直接刺穿了身体,不幸的划破了心脏最为接近动脉血管,如果不紧急救治就会有生命危险。当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却摇摇头,因为心脏这种器官一旦被破损将无法用针线缝合,他只能默默的等着死神来带走他,除非……除非有符合林奥诺血型的人愿意转移心脏!林奥诺的父亲退处兵役以后一直在政府工作,这种事情对于他的父亲而言,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接着林奥诺被派送到最高权力的一员进交换心脏,一整个下午的救治,林奥诺终于活了过来,而接下来只需要短暂的休息就好。事情已经到了终结的时候,但是关于那个来之不明的心脏却引发了又一次灾难!林奥诺的父亲的这次行为被发现了,林奥诺通过医生了解,如果要找出符合自己一样大小一样血腥和一样结构,而且又是左心脏的人几乎是百分之零点一的几率,而这种事情却发生在了林奥诺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大卫身上,他们的血型是一致的!而那颗在林奥诺体内中的心脏正是大卫的心脏!大卫和林奥诺一样,是一位军人,当初参加虐杀吸血鬼计划中也包含着大卫,而且也正是林奥诺被送往医院救治的日子,而大卫在和吸血鬼的打斗中被刺穿了大腿也送往了和林奥诺同一个医院救治,那么这种巧合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后来林奥诺的父亲为了能保住儿子的性命找了所有的部下打听符合血型的人,最后他们却把眼睛聚集在这家医院缝合伤口的大卫身上,而他血型和林奥诺完美匹配。但是最为重要的是如果大卫没有自愿捐赠心脏,医院是不会接受这样的心脏的!无可奈何的林奥诺父亲却做出了一个惨不忍睹的行为,他亲手用毛巾捂住大卫的鼻子杀死了他,因为势力过于庞大,他通过当时这种劣性政府的权利与医院的勾当,还是送走了这位病人,从而强制的取出了这枚心脏,安防在了自己儿子体内。为了防止大卫的家属和媒体的怀疑,他只能声称说没有抢救成功死在了医院内的病床上,而这种恶心的事实却一直隐瞒到现在。后来林奥诺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也与父亲争执了很多次。从那天开始他就背负上了这种自我救赎的责任,他希望他接下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偿还自己的老友,他改了自己的行业,从军人做成了医生,随时间一把一把的过去,他已经生成了首位手术医师,但是他那心中依然不能有缓解,他每天只有喝酒来度过,他需要得到自己的救赎,再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中,他遇到了大祭司,在大祭司的一番教导中,他加入了!这几十年里面,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原因,得到上帝原谅、得到自己老友大卫的原谅。
“你这么多年活得很辛苦吧?”阿曼达问
“是的,我几乎每天都能梦到大卫被杀的场景!”
“自我背负情绪!”阿曼达接着说
“什么意思?”亚伯问
“你其实这种哮喘是想象出来的吧!”
“什么?”亚伯惊讶的说
“背负情绪,是通过某种自责的心情,在长时间给自己灌输(我自己有罪)的时候产生的下意识心里反应!”阿曼达解释道
“哈~哈~你们真的是孩子吗?”林奥诺笑着说
“是的,我们是孩子!你也只是个孩子,先生!”阿曼达说
林奥诺自愧的低下头!
“先生,我给你讲讲关于我的故事吧!”阿曼达说
林奥诺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阿曼达!
-你说你这么多年一直在为自己赎罪,或许我是最能理解你的人,我和你一样,我也在赎罪!在我小的时候,父母被来历不明的黑衣人们用枪击杀死在逃路的悬崖边上,我侥幸的活了过来!后来,我被送往到了亚蒙城最大的孤儿院,那年我六岁。我想林奥诺先生应该知道那个被曝光的孤儿院的新闻吧,正是我所居住的那所!那个时候我本该庆幸这个孤儿院给了我新的生活,但是一切都错了!如果现在来讲,我宁愿和父母死在那个悬崖边上!布兰妮,她是我进入到孤儿院之后的第一个好朋友,我们形影不离,甚至我们都会睡在一行床上,她比我大三岁,就像我的姐姐一样,她也特别的爱护我,只从失去了父母后,她便是唯一一个能给到我温暖的人,我们一起在那所孤儿院度过了五年,原本的老院长因为身体不适退休后,这座孤儿院迎来了一个新的院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这才是可怕事情的根源,他隐瞒了自己的恋童癖的历史,成功的进入了孤儿院。后来,他那种极度恶心的心理还是没有控制住他的肢体,他开始了属于他的第一次作案,不幸的是,我和布兰妮成为了他的首要目标。那一次我清晰的记着,我和布兰妮晚上吃完饭后在院子里面玩耍的时候,藏在暗处的他向我伸出了魔爪,他把我一把抱住,朝着厕所跑去,我使出了权力去挣扎,但是他的力气太大了,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逃脱,最后在紧急关头,布兰妮用随手捡起的木棍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腿部,他一把把我扔到了地上,我被吓得不成样子了,那个时候我只记得布兰妮在朝我喊(快跑,快跑阿曼达,快跑~)那个时候我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我被吓傻了,我奋力的朝着门外跑去,头都没有回!我幸运的逃出去了,但是布兰妮没有。从那以后,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地方就是解刨室,死因是从楼上坠落身亡,她被侵犯后,没能承受主那种压力,那个时候她才十四岁。后来这件事情被媒体曝光了,那些警察只是把他关在了监狱内,他们并没有杀死这个畜生,如果让我在看到他,我一定会亲手宰了他……林奥诺先生,你说你每天都活在自我苦恼中,我和你一样,包括现在也是,所以我每天都在想尽一切办法去救赎自己,一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换上了癌症,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医治我的病,那个时候我在想,我终于可以去陪着布兰妮了,说实话,在医院的那些期间是我最幸福的。可是后来遇到了莱恩一切也都变了,我痊愈了,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所以导致我每次和亚伯、帕克一起出行的时候,我都希望我能帮助到他们,我并不想让他们觉得我只是一个废物而已,救那些无辜的孩子去讨伐那些警察们,这一切都让我觉得这是值得的。我不想每天就这么平淡的活着,你能明白吗?
阿曼达越说越强烈,而一旁的亚伯和林奥诺却低头沉默着……
“我很抱歉,我告诉你们这些,但是我说出来之后,心里舒服多了……我今天不想去拿药了,回去吧!”
“好……我们回去。”林奥诺说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没有信心的人,所以你、林奥诺先生,请你好好的活下去,我想你的老友也是这么想的!”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会的,谢谢!”
就这样,在林奥诺引发的突然事件中,阿曼达似乎变了,她并不像那么自闭了,过于通过这次对话,她或多或少的救赎了自己。不过今天的这种事情的突然出现打乱了他们所有的计划。他们打道回府了,而刚抵达庇护所的那一刻,大祭司已经在门外恭候多时。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大祭司说
“怎么了?”林奥诺问
“老太太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