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魔晶啓元》-第十一章 小武熱推

魔晶啓元
小說推薦魔晶啓元魔晶启元
胡昌轻笑一声,道:“哈哈!好。”
“不过!”商稷康伸手将那神臂弓放了回去,“我们的事先说好。若是我赢了,这张神臂弓归我……”
此言一出,胡昌立马就将手中的折扇收了起来,道:“那是自然!”
“那要是我输了呢?”
“商公子要是输了,只需答应帮我办一件事即可了。放心,绝不是什么难事!”
“以胡公子的修为,难道还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此时,胡昌的脸色稍微沉了下去,道:“有些事情,只靠修为是无法做到的。”
虽然不明显,但商稷康还是能看出来,胡昌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其面色略显阴沉,想必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想到这里,商稷康便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好!那我就与胡公子比一场。”
“爽快!”胡昌招呼那杨林,道:“赶快去备辆马车,本公子去靶场。”
语罢,胡昌便随便一挥手,那装着神臂弓的木匣直接就收入了他的识海之中,其速度快到商稷康和苏怜惜两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我,修仙界心理医生
他们也知道,这是实力的差距过大导致的。
三人走下楼去,走在一楼的大厅之中。胡昌走在前面,商稷康走在胡昌的后面,而苏怜惜则是紧跟在商稷康的身后。
苏怜惜上前两步,走到与商稷康并肩的地方,而后轻轻地碰了一下商稷康的手肘,轻声道:“哎!你有把握赢他吗?”她的声音很轻,生怕被胡昌听到。
上門萌爸 旁墨
闻言,商稷康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突然停住。
他站在原地,先是看了胡昌一眼,而后面向苏怜惜,道:“你应该也感受到了,这胡昌别的不说,单是他的修为就足以傲视众人。”
闻言,苏怜惜便轻点螓首。
“且不说他到底是何修为,就只从学习弓箭术的时间来看,我满打满算也才十年,假如他跟我是相同的一年龄学习弓箭术的话,那他至少已经学了二十年,就冲着一点,我就很难赢他!”
……
召王阁外,胡昌率先走出了阁楼大门,在他已经开始下台阶的时候,商稷康和苏怜惜两人才走出来。
阁前的大街上,停放着那辆十分精致的马车,那马车的大小甚至相当于一座小楼,且马车是由两匹高大的骏马所牵引。
虽是两匹骏马牵引,但对于那马车来说,两匹骏马还是略显渺小。
因为这是大商帝国的法律,“天子驾六,王侯将相驾四,驾双不驾单。”
这胡家就算再大,也终究是平民,再加上不能用三匹马驾车,所以只能用两匹马。
由于这辆马车过于精致,故而吸引来很多的行人,虽然众人都围了过来,但他们没有一人上前,只是远远的欣赏着这辆马车。
只听有妇人赞叹,“也不知这是谁的马车?我要是能在这马车上坐上一回,那我这辈子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有男子解释道:“呦!妹子,外地来的吧?这是我们宫锦城胡家的马车,胡家可是宫锦城第一大家。”
有一垂髫之年的小女孩挣脱母亲的手,向马车跑去,那小女孩的母亲也赶紧追上了去。那小女孩跑到了马车的一旁,她第一眼便看到了卧在一旁的那头魔兽,此时,这位母亲也已追了上来。
小女孩指了指那头魔兽,并用稚嫩的声音,道:“娘亲你看,大狗狗。”说着,便要朝那魔兽走去,而那魔兽的耳朵也是在此时动了一下。
此时,商稷康已经走下了石阶,听到那小女孩喊“大狗狗”便立即冲了过去。
他拦在那小女孩身前,那小女孩也被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商稷康下了一跳,并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商稷康蹲下身去,轻笑一声,并摸了摸她的头,道:“小姑娘,它可是很危险的,不要靠近。”
那小女孩一开始还不相信,“一只大狗狗能有什么危险呀?”
她踮起脚尖,看着那头魔兽,而那魔兽也在此时站起身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露出了如匕首般锋利的犬齿。
它的余光看到了那小女孩,小女孩就这么一直盯着它看,但在狼看来,这就是挑衅,于是它便发出一阵低吼声。
小女孩顿时吓了一跳,差点摔倒在地,此时,那小女孩的母亲赶紧走上前来,将她抱起。商稷康也顺势起身,那小女孩的母亲连连道谢,商稷康也是点头回礼。
送走那对母女之后,商稷康回身看着那头魔兽,但它并没有发怒,而是尽量的避免与商稷康的眼睛对视。
商稷康并没有责备它,因为他也知道,“不接受任何挑衅”是身为狼族的高傲。
此时,苏怜惜走到他的身后,道:“还等什么呢?该走了!”
闻言,商稷康才回过神来,连忙转身面向苏怜惜,而后两人并肩走向马车。
马车侧面那扇已经敞开,胡昌也早已登上了马车。仔细观察,那木门竟是由花梨木制成,制作精良,价值不菲。
走到木门前,商稷康并没有直接走上马车,而是站在了侧边。此时,苏怜惜刚想问,“你问什么不上去?”商稷康就已经用行动告诉了她。
只见商稷康平抬左臂,右手五指并拢,掌心向上,向马车的木门轻轻一推,同时身体微微前倾,做出了一个“请进”的动作。
苏怜惜见状,顿时笑逐颜开,不用想也知道,商稷康这是在用十分恭敬地方式让苏怜惜先上马车。而苏怜惜也不“推辞”,便缓缓抬起玉手,轻轻地搭在商稷康的左臂上,莲步走上了马车。
在苏怜惜走上马车之后,商稷康便抬起头来,并在此时轻笑一声,这个笑绝对是发自内心的笑,且丝毫不加掩饰。
笑意久久不能平息,他也只得环顾四周,以此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在他环顾四周的时候,他便看到了蹲坐在自己身旁的那头魔兽,它高高竖起耳朵,并不断地向左右两边歪头,其眼神中亦是充满了疑惑,因为它并不明白商稷康此时的心理。
异世界超能魔术师
商稷康看它现在这个样子,其笑意顿时再次涌现,这次甚至都笑出了声音,至于让他发笑的原因,则是两者皆有,但最重要的还是前者。
那头魔兽的智力就算在同等级的魔兽中很高,但也终究只是一阶魔兽,对于这些事情,它还是很难弄懂的。
商稷康依旧面带笑意,他摆了摆手,示意它上马车。那头魔兽纵身一跃,便跳上了马车,旋即,商稷康也走上了马车。
刚一上马车,便见胡昌正襟危坐在马车的最前面,苏怜惜则坐在马车的侧边,而那魔兽却是卧在了苏怜惜的脚下。
商稷康快步走到马车靠后的位置坐下,三人此时在马车里的分布很是“平均”,谁也没挨着谁。
而苏怜惜见状,却是稍微向商稷康这边靠了靠。
此时胡昌轻咳一声,道:“可以走了。”
话音未落,胡昌便面向商稷康,道:“商公子还养了头魔兽哇!真听话!”
商稷康从他的话语中听到了也许羡慕的意味,因为魔兽都是有一定的智力,它们的思想一般很独立,因此很难驯服,更不要说让其唯命是从。
商稷康也立马回答,道:“我也只是侥幸罢了!驯兽什么的,我真的是一窍不通。”
闻言,胡昌也不再多问什么。
苏怜惜抚摸着那头魔兽的头,而那魔兽则是一脸享受的靠在她那玉脂修长的双腿上。
忽然间,苏怜惜好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来,猛然抬头,面向商稷康,问道:“给它名字了吗?”
闻言,商稷康一拍脑门,道:“诶呀!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商稷康一阵愁眉苦脸,苏怜惜却是莞尔一笑,道:“那我来给它取个名字吧!”
商稷康不假思索,道:“好哇!”
苏怜惜面向那魔兽,道:“就叫你‘小武’,‘武功’的‘武’,怎么样?”
闻言,那魔兽便立即轻吠一声,并不断地摇起了尾巴。
商稷康道:“看来它很喜欢这个名字。”
胡昌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人,他的眼睛里竟流露出些许羡慕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