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超品漁夫-第三千五百九十四章 秋家危機展示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超品渔夫
众目睽睽之下,秋家人闹出这一场风波,让大家吃了一个大瓜,尤其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秋家人内讧,就是为了污蔑秋昌渊。
这一盆脏水泼在秋昌渊身上,还真是恶心的妈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能一下子把他踩进泥里的那种。
“呵,为了夺秋风城少主的位置,你们还真是够拼的啊!”
秋昌渊一点也不傻,也是很快反应过来了,一双眼睛瞬间红了,充满血丝,像要暴走的凶兽,散发暴戾的气息。
“你还算是个男人吗?敢做不敢当,秋家祖宗知道你是这样的东西,都会羞于承认你是秋家子弟的。”
暗夜女皇 徵文作者
“秋昌渊,你个畜牲,不配姓秋!”
“真是太可恶了,秋昌渊好恶心啊,做了这种恶心事,还倒打一耙!”
“除名,不能让他姓秋!不然,会让整个秋家蒙羞。秋仲武也应该引咎辞职,把城主之位让出来!”
……
一时间,四周涌来更多的秋家人,人人对秋昌渊喊打,群情激沸,反倒没什么在意秋月姣在干什么了。
还是秋昌渊直接一记掌刀斩在秋月姣颈上,把她打晕了,再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件外袍扔在衣不蔽体的她身上。
听着周围的愤怒吼声,秋昌渊奇迹般的冷静下来。
原来这些族人不过是想算计秋风城主之位,可这群蠢货为了争权夺利,当众炮制了这样一件丑闻,就算把他们父子拉下来,也让外界看秋家笑话,也曝光秋家内部不和。
这样的秋家,离彻底分崩离析还会远吗?
不,或许这些吃里扒外的畜牲,已经不在乎秋家会不会被毁,他们就是打算拿秋家利益,攀附计好他们的新主子!
这些鬣狗就是把秋家当成濒死的猎物,在疯狂抢食!
“父亲,秋风城秋家,完了,没必要坚持。我们,从现在就是秋家庄的族人。”
这话,秋昌渊说得很突兀,其他人不懂,但该懂的,如秋仲武一听就懂了,两颗滚烫的泪水从眼里滚出来了。
秋仲武清楚,儿子在警告他不能再坚持,不然他也会危险。
他懵了两秒,又喟然长叹:“算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一个家族的兴衰,很多时候都不是外力作用。所以,兴盛不过三代,会成为很多家族的魔咒,就是因为会祸起萧墙啊!秋家,也到了树倒猢狲散的时候了。”
城主府的书房里,秋仲武直接关了直播,走了出去,不想看他儿子已经注定的结局……惨死当场!
不过,秋仲武不会想到,已经到了绝境的秋昌渊,还能翻盘!
……
星网上直播的那个会场上。
“一群老鬣狗,想把秋风城秋家当肥肉争抢,就滚出来,明刀明枪的来,别特么玩这种龌龊手段,让我这个小辈瞧不起了。”
这时,秋昌渊又邪魅的一笑,挑衅道:“秋家先祖现在怕不是棺材板子都压不住,秋家就要毁在你们这群糟心玩意儿手上了。”
会场上响起一片笑声,还夹杂着一些嘲讽声。
“哈哈哈,秋家的这个瓜有趣,那个秋家妹子叫什么,也是够拼的呢。”
斯巴达式教师被碧池辣妹学生玩弄于鼓掌的故事
邪王絕寵:毒手醫妃
“只有我觉得秋家傻比多吗?”
“不傻,也干不出这种蠢事。我就好奇,秋家是靠什么镇守秋风城这么多年,是靠他们够蠢,把蠢病传染给了城外妖兽了,人蠢兽蠢,才会相安无事?”
“噗哈哈……你这个嘴可太损了!”
……
听到四周肆意的嘲讽声,所有秋家人都黑了脸,唯有秋昌渊的脸色不变。
“呸——”
秋昌渊啐了一口唾沫,又嫌弃的说:“还有啊,拜托玩这个把戏的人走点心,就算要污蔑本少兽心大发,当众撕了女人衣服,好歹别找个这样的歪瓜裂枣,至少也要跟月玲珑一个级别的吧。”
朱雀城也来了人,正高兴吃瓜的时候,听到自家大小姐被扯入眼前的污糟事里,顿时怒了。
“秋昌渊,你特么不要满嘴喷粪,再敢扯上我家大小姐,老子弄死你!”
“我姐夫都瞧不上的女人,拿来打个比方,我错了吗?”秋昌渊不怵,强势怼了回去,还一脸的无辜,就让他脸上的邪魅更加扎人眼。
所有朱雀城在场的人,都老扎心了。
殷东在星网上公开申明解除婚约,是人尽皆知的,说他瞧不上月玲珑,谁也没法反对,就算朱雀城的人再想给自家大小姐脸上贴金,也不能否认。
不然,他就是越描越黑了!
秋昌渊也不是为气朱雀城的人,怼了那货,又直接将驭兽环里休息的冰狐战兽,给放出来了。
瞬间,离得近的一些人,都以为他要动手了,下意识绷紧了身体。
“老子的冰狐战兽在这里,你觉得,老子让这里所有的女人跳脱衣舞,有多难?”秋昌渊邪肆的笑道,有一种要把事情搞大的疯狂。
冰狐战兽被放出来,也以为是要打架的,一听这话,翻了一个人性化的白眼,扫过四周的女人,还露出很嫌弃的眼神。
那意思很明显……就这些丑女人,还想要本狐施展幻兽让她们跳脱衣舞,太辣眼睛了,本狐才不要!
开始吧!秘密恋爱(境外版)
大家都看懂了冰狐战兽的眼神,不少人呵呵笑了起来。
周围的女人羞愤欲绝,恨不得杀了秋昌渊跟他的战兽。
“我姐夫是殷东啊,我姐是秋莹,你们没看到他们的尸体,就冒着会被他们报复的风险,对我这个小虾米下手,真的,想清楚了吗?”
秋昌渊笑吟吟的说,而这些话,他已经不是对秋家人说的,而是看向更远处一些身份尊贵的隐世宗派和家族的人。
这话,就不仅仅是挑衅了,而是……威胁!
“得说,就算他仗势欺人,我也粉他了,秋风城少主是个纯爷们儿!”
“哇!好帅啊,我要把他带回家!”
“秋昌渊竟然这么刚,看样子殷东夫妻给了他足够的信心啊。”
“只有我看上了他的冰狐战兽了吗?有冰狐战兽,老一辈不出,年轻一辈有谁敢说能拿下他?”
“呵,最重要的,年轻一代的精英,都跟殷东夫妻一样,进了碎空之地,都困在了血魔教堂。”
……